社区团购市场下沉是否带来了红利

社区团购主要以人群社交为枢纽,围绕社区做文章,以生鲜果蔬品类打头阵,重塑线下渠道和流量变现方式,是历次风口与新农业、小老板,普通居民最近的一次。甚至有不少人认为,社区团购将是新农人创业者、城市草根逆袭的最后一次时代红利。

社区团购通过社交电商的方式带来了新的流量红利,对生鲜电商、连锁超市、新零售的玩家来说,这简直是沙漠绿洲一般。社区团购的社交属性包含两个核心指标,一是熟人社交,通过团长的熟人关系和信任感快速建群,并为群内收集订单提供一定的个人信用背书;另一点是本地社交,甚至是社区社交,这种社交关系被限制在一定的、较小的地域范围内,为最后用户自提或者团长配送提供了便利,如果没有本地属性的团长为纽带,比如城市多个社区之间或者人群分散的农村地区,最后的配送就将成为团购的障碍,熟人社交和本地属性缺一不可。

关于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的争论今年以来在市场上有愈演愈烈之势,两种观点都可以讲出一大堆道理,并拿出一大堆案例来自证其明。

 但实际上这种争论实际是无解且无益的,因为消费到底是升级还是降级,每个人、每个阶层的情况都不一样,就好像中国人在阳光明媚的时候美国人可能月上梢头一般,有人在海外代购、全球精选,就一定有人在拼多多拼团砍价。

 

另一方面,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也并非是非黑即白的论题,他们可能会攻守易势、相对转变。因为对极致性价比的追求、不做冤大头是理性经济人的本能,即便是消费升级的群体,提升消费品质的前提下相对更实惠的价格也将更有吸引力;而即便是价格敏感的群体,则希望在可接受的价格范围内买到更优质的商品。所以,即便现在被视为消费降级的典型代表的拼多多,未来也必将以持续提升产品质量而不是优惠低价当做长久之计。社区团购理论上可以通过社交流量的撬动,在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两个市场之前眉来眼去:让消费升级更便宜,让下沉市场更注重品质。事实上,目前也出现了在上海较高档的小区中进行社区团购做的比较成功的头部玩家。

综上所诉,社区+社群+社交进行轴辐射行成的社区团购商业模式。预售订单自我驱动的商品即时交付,离不开社区宝妈与店主的上线微聊转化和线下优质商品递送与用户体验服务能力呈现的有效性,且建立在具有温度的供应链与物流服务是不可短缺的能力闭环。垂直下沉的城市经理,社区团长,便利店主,社群宝妈的忠诚度和服务意识是保障社区团购电商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强有力的组织生态。 社区团购电商企业未来发展趋势,一定是建立线上转化,线下自营与便利店加盟,及其社区团购电商企业有效的激励机制,协同具有温度的完整供应链和物流服务能力才是社区团购电商企业未来发展商业生态闭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