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线县域城市适合做社区团购么?

社区团购模式采用的是小区团长+到店自提的模式,成功将社区O2O和社交电商相融合,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吸引大量资本的涌入,然而看到风口的创业们也纷纷试水社区团购,本文围绕社区团购市场局限性,以及县域城市为何更适合社区团购进行讨论。


为何县域城市更适合社区团购? 我们通过逆向思维,分析一二线城市不再适合做社区团购,可以得出相应结论:

通过品类的角度分析,社区团购主打的蔬菜瓜果,属水果生鲜品类,在一线城市小区一公里内已有各类连锁超市、便利店提供服务,还有隔日达的生鲜电商,市场极度饱和,社区团购在成熟的零售业面前并无明显优势,更高的渠道成本又让利润捉襟见肘,导致购买率不高团长积极性受挫。

 

通过市场的角度分析,自2018年以来,一二线城市社区团购的市场已所剩无几,不少小区都有不止一家拼团平台,大大小小的团购平台互相挖墙脚,手段无非是低价换市场,手段只能用杀敌1000自伤800来形容,最终重伤的更是整个行业的盈利机会。


通过用户群角度分析,大城市很多小区作为准“白领之家”,在通勤时间和加班的双重作用下,自己下厨做饭的人并不多,表现在数据上,就是北上广深,伙同一众新一线城市撑起了外卖单量的半壁江山,用户群的不足导致社区团购难以走通“薄利多销”这条路。



那么,县域城市真的更适合社区团购么?

1. 从用户来看:广大三四线县域城市生活成本低廉,且有大把空闲时间做饭,消费结构又决定了生鲜产品占据了相当部分的家庭支出,而经历了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他们同样存在消费升级的需求。

2. 从人际关系来看:,县城拥有大量的夫妻店和全职宝妈,再加上相比大城市更紧密的邻里关系,更明显的价格敏感度配合秒杀活动,而社区团购“物美价廉”的卖点恰好契合县城用户的消费力,起步难度相对还要更低。

3. 从供应链来看:俗话说,出了县城就是村,而农村地区作为生鲜产品主产地,可以说县城市场拥有绝佳的供应链优势——更少中间环节意味着更低的进货价格和货运成本。

 
另外,县城市区面积的狭小和大片高密度的居民区,可大大减少前置仓的投入,使得配送效率进一步提升,对于对时效性要求很高的生鲜配送体验十分有利。

4. 市场角度:我国拥有数千个县城及地市,在城镇居民比例中占据绝对优势,而县市拥有大量的居民区,得益于社区团购低投入的特性,可快速得到推广复制。

5. 地理位置来看,相对于大城市的拥挤,县级市场可以说仍然处于空窗期,几乎不存在竞争,没有了低价竞争、互抢市场的担忧,平台就能着力提升生鲜品质和丰富选品,维持用户的高粘性。

社区团购作为一种用户导向的模式,不应该由平台来挑用户,而是主动寻找客户的需求,并尽可能的满足,做好这些自然能得到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