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亏损70万,我是如何把社区团购做死的?

作为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了10年的“老人”,一直在梦想追上风口享受一把飞翔的感觉。

2018年下半年,在耳濡目染了无数次“社区电商将是下一个风口”的论调后,亦然踏上了社区电商之路。

3个月亏损70万,我是如何把社区团购做死的?

2018年9月初,到达湖南长沙,用一个月时间考察了目前当地最大的社群电商平台——兴盛优选。让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当下决定立即上马项目。

过于乐观的预估、匆忙的准备为自己挖下了陷阱

3个月亏损70万,我是如何把社区团购做死的?

社区团购的商业模型

2018年10月中旬,经过半个月的筹备,“蓉城优品社区团购”正式推向市场。第一批团长利用以前的批发资源全部为社区超市老板。

2018年10月26日,第一批30位团长正式开团。开团当日,平台活动不断:0.99元特价秒杀、第二份半价、积分兑换、团长排名奖励搞得如火如荼当日订单量突破6000,排名第一的团长首日订单500多单!第一天的火爆更加坚信了加速扩张的信念。

第二天问题开始出现:

由于首日的火爆完全超出预期,运送能力严重不足,导致大约三分之一的团长产品未能送达。社区团购前期切入主要以水果蔬菜等高频消费产品为主,对配送及时性要求高。大批团长怨声载道,只好临时外雇车辆,不计成本的弥补运力。

产品质量大面积出现问题,重量不足、运输损坏、部分变质等问题直接导致售后处理爆仓。

为弥补出现的问题,开始大量招聘人员:品控、带车司机、运营、采购.......人员由12个急速增加到25个。这时我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但是箭已离弦不得不发,只能寄希望下一步市场快速的增长。

同时市场推广也传来不利消息,由于社区团购在成都刚刚兴起,大部分超市老板还在观望态度,团长的发展速度缓慢。但是事已至此只得硬着头皮上,给市场部下达死命令:11月15日第二批30位团长必须到位开团,否则所有销售绩效为0.到11月15日,第二批30位团长如期开团,但是质量已经远不如第一批。

3个月亏损70万,我是如何把社区团购做死的?


3个月亏损70万,我是如何把社区团购做死的?

至此,两批团长开团后每天订单量维持在8000单上下。但是对于我庞大的团队和平台持续的活动每天的亏损任然在5000元以上。市场市场、订单订单这是扭转的最大希望!

覆水难收,在挣扎中继续前行

12月20日,终于在筹齐30位团长后第三批开团。此时前两批团长中的顾客由于已经过了前期的新鲜感,每日单量已经下滑到了5000单。第三批团长开团后单量维持了2两天的增长后又开始缓慢下滑,而我已经精疲力尽,预感到到失败已经在向我招手,但是不甘心啊,我还要做最后的挣扎。

第一:提高客单价,并不是提高售价,比如海南香蕉,原来平台为4.5元400克/份,改为9.9元1000克/份。毛利率降低了,但是毛利金额增加了,以此来减少亏损。

第二:要求销售人员到每个团长门店地推,增加团长的粉丝数。

第三:加大平台上产品活动力度,秒杀由一天一档增加为早中晚各一档。

含泪挥手,结束我的飞翔梦

2019年1月15日,距离2019年新年还有20天。经过近一个月的挣扎,最终还是决定关停平台、解散团队。至此,历经3个多月飞翔梦想宣告剧终。前后共计亏损近70万,除了留下一身负责和办公用品,其余什么都没有了。

总结教训

与即将踏入和正在社区电商的朋友共同分享

3个多月时间、70万资金,买来的教训和经验不能让他默默无闻,借此平台分享给更多的同行。

一、对市场考察不足,只是了解到行业的情况盲目启动项目。看到其他地区的盛况热血上脑,只顾一头扎进去,对本地市场情况没有进行详细摸底。而且后来才了解到,哪怕是湖南的兴盛优选号称有2万多个社区团长,实际活跃的团数不足30%。

二、消费习惯是需要培养的,消费者几十年到市场买菜卖水果的习惯不是依靠价格、活动就能短期改变,它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和巨大的资金投入。滴滴改变人们的打车习惯在上百亿资金的支持下还花费了2年时间。

三、所谓的风口和风投是密切关联了,风投才是刮起飓风的能量源泉。想要依靠自身造血持续进入飓风中,你会被撕得粉身碎骨。滴滴进入市场多少年头了?有造血功能了吗?还不是处在亏损中!

当然创业失败很正常,并不能代表社区团购本身有什么大问题,也毫无疑问,在这么大的市场潜力和机会的前提下,社区团购,未来一定会成为新零售体系下,各大零售企业的标配,但,在没有零售行业的从业背景,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没有极强的运营能力的前提下,大部分的创业者都会成为这场世纪大战的炮灰,很有可能帮助大的玩家教育完市场后,最后落得一地鸡毛。

3个月亏损70万,我是如何把社区团购做死的?


传统超市、便利店和电商结合的“二维模型”

以上只是个人见解,由于见识有限分析的不是很全面,各位有何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来源:为了生存还是生活

3个月亏损70万,我是如何把社区团购做死的?